首页
> 法院文化 > 法院文化
静守安详
信息来源:吴兴法院|| 发稿作者:|| 发布时间:2015年04月14日|| 查看次||

钱倩


黄昏时,去小区附近的河边散步,沿着河道慢慢踱到尽头,便是红旗路的十字路口,这是我每天上班都要经过的路。不过现在河边正填河修路,工程车开过,尘土便四处飞扬。原先这里都是临水楼房,幽静、安宁,每年的四五月份,沿河的铁栅栏就开始缠上高高低低的绿色藤蔓,还有一簇簇红色的蔷薇。

喜欢被山水环绕的居所,尤其是年代久远的建筑。这种老式院落,我总是一见倾心,有种时空恍惚,又有人事的积淀,寂寂流年的意味。那天陪一位朋友去郊外看地,周围是延绵的青山,竹林茂密,一阵微风吹来,竹叶沙沙,白鹭翩翩。朋友围着那块地走了一圈又一圈,久久不忍离去。看完地,朋友领我们去了一处乡村农家乐,石板路,结着青苔,门口还有一颗高大的槐树。老屋故园的气息竟一下子扑面而来。

一直向往陶渊明诗里的田园生活。那种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的意境,散淡随意,质朴自然,与都市生活中的喧嚣浮躁、刻板冷漠形成鲜明对照。也许是长期身处审判工作环境的缘故,每天面对要化解的民事纠纷,太纷繁,太费神,心力消耗之后,对静心的生活分外渴求。有时候从小巷里弄走过,老房子里传出的热油炝锅的爆炒声,洗衣机脱水时的轰轰声,妇人低声温婉的絮絮声,都能让我欢喜。就象长夜跋涉荒漠之后,突然看见一星灯火的喜悦。人年纪大了以后,不再为身外之物所累,非逆水行舟,而如鱼得水。陈丹青年轻时,都是以画抒怀,中年后才开始撰文,与他的成名作《西藏组画》比,我却喜欢《退步集》。都是日常的随笔杂谈,关注现实,反观内心,更多了一层思考的厚重。北岛和舒婷,也都是在三十之后,开始回溯,转身,最终由犀利的朦胧诗青年转向通透睿智的散文中年……这种转变,不能简单看成是对岁月的服从,对生命状态的认可,更多的,应该是一种内心的审视,是哲学层面上的人性自省。

近来在闲暇之余喜欢上种植,养花植树,种菜弄草,把不大的露台当作园子,看一粒花种或一株树苗,发芽,抽枝,再花开、结果,内心便多了成长的惊喜和收获的甘甜。就如惠特曼写自己,曾在午夜十二点钟,接到朋友的电话,告诉他将有迁徙的鸟群飞过,他推户,开窗,在夜晚的香气、阴翳和寂静之中,辨析着各类鸟群的细微区别。巨翅扬起的沙沙声,凤头麦鸡的啼叫……这场景,能让人一下凝神屏气,静下心来。又如黑泽明,半夜跑去不忍池边拍荷听花,有人质疑,他说这不是经验,而是一种态度,能听到花开的人才能拍好电影。想想的确如此,观鸟也好,听花也好,都是自由进出内心闲适之地的一种生活状态,需要安居内心一隅,如植物,枯荣自守。而选择一种沉默黯哑的生活,并不仅仅为远离喧嚣浮躁,我觉得,这种沉默很有尊严。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喜欢这样安详静默的生活。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上一篇:
下一篇:
友情链接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返回顶部↑